★本站公告★:合理安排时间看片,享受健康生活。本站永久域名:http://mfav55.cc 随手点击收藏,以免迷路哦!
色猫直播
1v1直播
约啪嫩模
护士小姐
萝莉破处
色情直播
嫩逼粉奶
人妻熟女
色情直播
站长热荐
赚钱游戏
注册有礼
红包满天
美女陪玩
最高返水
享尽奢华
福利加倍
神秘礼金
澳门银河
超高赔率
实况球赛
美女讲解
沙巴体育
滚球高赔率
存送100%
APP下载
玩转世界杯
本站推荐
❤️棋牌❤️
❤️电子❤️
❤️捕鱼❤️
❤️视讯❤️
❤️斗牛❤️
❤️斗地主❤️
❤️扎金花❤️
领788元
在线视频
国产视频
AV解说
麻豆视频
中文字幕
伦理三级
女优系列
动漫视频
欧美系列
视频二区
女神学生
素人人妻
模特空姐
乱伦国产
群交自慰
车震野战
职场同事
知名国产
视频三区
国产精品
无码专区
强奸乱伦
巨乳美乳
人妻熟女
萝莉少女
大秀视频
制服诱惑
激情图片
偷拍自拍
清纯唯美
制服丝袜
少妇熟女
亚洲色图
欧美色图
动漫色图
综合色图
情色小说
都市言情
家庭乱伦
淫荡人妻
校园春色
武侠情色
两性知识
成人笑话
综合小说
本站担保
注册187元
澳门博彩
澳门赌场
美女棋牌
真钱捕鱼
天天红包
老虎机
赢钱外挂
红包满天
赚钱游戏
信誉保障
笔笔存送
最高返水
娱乐闯关
神秘礼金
美女陪聊
万人在线
官方约炮
🔥同城🔥
🔥上门🔥
🔥兼职🔥
🔥学生🔥
🔥全国🔥
🔥约炮🔥
🔥立即🔥
🔥预约🔥
约啪嫩模
直播大秀
野战直播
夫妻做爱
视频自慰
在线陪聊
淫荡空姐
主奴调教
免费约炮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骚香熟女,亲亲翠姨

  是我爲2011年换届选举大会写的发言稿,第三遍审核无误后,我开始想象自己坐在高高的主席台上发言的场景。白云大妈那句经典台词怎麽说来着
那场面,那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呀。哎!就这点出息,引段话还得套用大妈的。
哎~可惜,发言稿是我写的,却不是我在上面读。我只不过是个秘书而已,而且还是个文书秘书。我无奈又苦笑着摇了摇头,打开打印机,准备将发言稿打出来。
叮铃铃……桌上的电话响了。
“ 喂哦,刘秘啊嗯,写出来了,好的,你们什麽时候回来好,那你先去会场安排吧,到时我叫人把稿子送过去。”
刘秘何人也王市长生活秘书也。不错,你猜对了,就是跟在领导后面端茶倒水提公文包的。可悲,当初王市长升了市长之后,说要再招个女秘书,我还想着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呢,原来最后是他一人独用的秘书。就像这会儿,我在绞尽脑汁写稿子,人家呢和咱平级,却陪着领导到处吃香喝辣的。
叮铃铃……电话又响了。妈的,真他妈忙!
“ 喂谁什麽亲戚哦,你跟她说我忙,让她在一楼会议室等会。家事哦,你带她上来吧。”
门口保安打来的,说是来了我的一个亲戚,找我有事。这还是得托王市长的福,他的级别高了,我也跟着沾光,托我办事的挤破门,而且都清一色的跟保安说是我亲戚。你想啊,真要是亲戚还用亲自找上门吗不过保安刚才说是一个中年女人,就少见了,而且还是要谈家事,我倒要看看是谁。
稿子打出来了,字体有点偏,我又重打了一份,正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 进来吧。” 我带着官腔不屑地回应着。别说我官僚主义,你得分人去,托你办事,你还要屁颠颠地讨好吗要是当初这点都把握不住,我也不会当这个市长秘书了。
应声而进的,是个中年女人,着一件白色风衣,穿一条黑色长裤。咦怎麽这麽面熟呢
“ 大凯啊,哎呀,没进过衙门,我被保安直接地领着上来的,都快转晕了。当初我就说嘛,俺家大凯就是个官料,你小时候到我家玩时我还和你妈说呢。” 没等我搭话,她就走进来了,手里提着一个大南瓜,还有几块黄地瓜。
“ 哈哈,哈哈。坐吧,坐吧。” 只是面熟,我还真想不起来她是谁了,不过自称是亲戚,就应该沾点亲,咱不能给咱妈丢脸不是
“ 行,行。你坐着就行。这是我给你带的咱农村的土特産,来时你那姥娘说是给你买箱奶买点肉,我说啊,他不稀罕这些,当官的都不吃人粮食,还是直接性地给你带点土特産吧,这个纯天然,哈哈,你看我这嘴。”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带来的那些东西一股脑地放在了我办公桌上,正好砸在我新打出的发言稿上。弄上了厚厚的一块泥巴,完了,又得重打。
我有点来气了,我都不认识你,只是面熟而已,跟你笑笑是给你面子,你还当真了“ 别,别,我不缺这个,你坐,你坐下。” 我没好气地回答她。
或许她也看出我有点心烦了,很干脆地“ 哎” 了一声之后就坐我对面沙发上了。然后,指着茶几上的金色烟灰缸,问我是啥材料的,不会是金的吧
我没搭理她,继续开打印机打印稿子,这样的人真是少见,有事你就说嘛你不说我怎麽知道你要是说了,我能不知道吗你不说,我肯定不知道……妈的,我又要学大妈们患羊癫疯。
“ 不好意思哈,我正在赶稿子,我还真想不起你是谁来了,多少年没回去了,我啊,一些亲戚都不认识了。” 我打破僵局,主动问话。
“ 哈哈,俺家大凯可是有老多年没回去了,你那姥娘前几天还直接性地说起你呢。我是谁啊你猜猜。” 她见我主动开腔了,又随意了几分,将那风衣脱下,放在沙发上,里面穿的是红色的毛衫。哇塞,她奶子真大。
罪过,罪过。不过,我一见奶子屁股大的女人就格外来劲。这才仔细观察了下她。年龄四十来岁,一看就是干农活的,肤色有点黑,不过一看脸上就知道搓了好多护肤品,有点亮晶晶的。奶子不小,最起码一手难以掌握,而且不见下垂。黑色的裤子不算紧身的,但是她的屁股和大腿肯定很粗壮,大腿和小腹把裤子撑得圆鼓鼓。
“ 哈哈,别打量了,直接性地跟你说吧,你得叫我姨。我和你妈一个老爷爷。
七0你妈年轻那会在生産队干活,后来我嫁到了别的村,我跟你妈可好了,你回去问问就知道了,你就说,我那个翠姨是谁来她肯定直接性地就知道。” 她一边回答着我,一边晃着双腿。
妈呀,你啥时候直接地认识了这个翠姨啊。她跟我就说了几句话啊,直接性地说了N个直接性了。
“ 哦哦,我大致想起了点,我妈肯定说过,哈哈。” 我感觉有点尴尬,回应着她。
“ 哈哈,我就说嘛,一跟你提,你直接性地就能想起来。” 翠姨依旧晃着两腿跟我说,“ 你忘了,你上初中那会儿,咱俩还见过呢,当时你还没搬出来,我去过你家的,还在你家缝过鞋底呢。那时我就说,俺大凯长大肯定是块官料,长得文文静静的,而且还直接性地那麽用功。”
初中我是高一从农村搬出来的,真有点想不起来了。看着眼前这个略显丰满的女人,我倒是想起了初中时的那些往事。
记得那时正是性啓蒙的时候,初三之前没学会手淫,每天下面都涨得难受。
上课时看到女老师穿个裙子露个大腿的就兴奋,站起来回答问题时都得用书遮挡住。
夏天,女人们都在门口乘凉缝鞋底,我就凑着过去听她们拉家常,更重要的是可以看他们的大腿。记得那时流行蹬脚裤,女人们都穿着,有的坐在板凳上分着双腿,有的弯着腰搓麻缐。我看过了无数女人的阴沟,意淫了无数女人的大腿。
“ 好吧,翠姨。哈哈。你这是来找我爲啥事呢” 看到了这些,想起了那些,心中不自觉地産生了对她的亲近之情。
“ 唉!我就直接性地跟你说了吧,我是来找你想想办法帮帮我的。” 翠姨叹了口气,接着说:“ 前几年,你姨夫看人家开石料厂的挺挣钱,就想着也办一个。这不,又是借钱,又是贷款的,花了二十多万,好不容易办下来了,上头又有文件说是要所有石料厂直接性地停産。唉!”
停産所有石料厂,这个是市政府决定的,我当然知道。现在市里加快招商引资,想彻底摒弃高污染行业,停産石料厂是治理的重中之重。
听着翠姨讲起了石料厂,就想起了那年暑假我叔叔家盖厂房。二叔是有能耐的,当时机加工行业才刚刚兴起,二叔贷款买了几台50机床,给出口企业加工零件,很赚钱。现在不行了,干这个的多了,给人家加工零件一分没有,要是有次品还得赔钱,光赚从粗坯上削下来的那点铁屑钱。
那年爲了盖厂房,全家人都去帮忙,我清楚地记得大叔开着拖拉机,拉着一家老小去石料厂搬运石头。女人们站在车斗的前面,扶着拖拉机斗,男人们站在后面,我和堂弟站在中间。
当时我站在我妈身后,扶着妈的肩膀。车子是颠簸的,老妈是穿着蹬脚裤的,我的鸡巴是硬硬的。爲什麽这段记得那麽清楚,因爲我心中的秘密就是在那刻开始産生的。拖拉机越是颠簸,我就忍不住往前靠,原来我妈的屁股那麽柔软,原来顶上去的感觉那麽爽。也就是从那刻起,我才开始在老妈身上打起了主意。
翠姨继续讲着:“ 关了就关了吧,都关了也行啊。可是人家还有几家直接性地开着好好的。你姨夫一打听,原来人家使了钱。他就也找人送礼,开始人家不要,还要强拆,后来终于找对了人,又送了好多钱,好不容易办好了证。”
“ 是啊,这事我知道。咱市里爲了保护环境,而且上级也常来督导,关键是污染太厉害了,再说,那些拉石头的车把路都压坏了,市财政光往里搭钱,因此才下决心要关停那些无证经营的。” 我点燃了一根烟,插进去了这段话。
“ 唉~ 这不刚还完帐,可是……可是,前段时间说是那个管事的被逮了,这不,你姨夫也直接性地搭进去了,人家说他是行贿……”
翠姨无奈地用手搓了搓腿,腿终于是不再晃了,微微分开着,从我坐得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那两腿中央,或许是她把裤子提的太高了,紧紧地裹着,不像少女的紧俏,却更有熟女的滋味,裆部得有三指的宽度,好诱人。
“ 你说的是不是环保局的那个黄局长啊” 我将目光上移,盯着翠姨问。
“ 对,就是姓黄的。前几天刚逮的。” 翠姨急切地回答我:“ 你说,他要是真进去了,孩子还上着学呢,这可咋办啊”
“ 行,别急。我先打电话问问。” 我吐了个烟圈,拨通了检察院王处长的电话,简单说明了下,对面问我进去的人叫什麽名字。
翠姨连忙跑过来,站在我对面,两手扶着办公桌,赶紧的跟我说了名字。这口烟抽得有点勐了,呛得我咳嗽了下,吐出的烟雾使我眼睛很难受。不过,就在一米之外,透过烟雾,我的目光正好落在了她的胸脯上。我一边听着电话,一边打量着翠姨的身体。奶子真的不小,从小腹开始有点微凸,一直到下三角。两腿很粗壮,显得中间那地方很饱满,裤子被挣得很紧。
王处长问我是那人的什麽关系,我说是自家人。然后他说这个案子有点难办,现在正在立案阶段,上面纪委也来人了,要将这个案子作爲一个典型来处理。我问他现在到底是走的检察院还是纪委,他说现在还在检察院,不排除纪委会深度介入。
不过,王处长最后说了句,这个案子涉及的人比较多,我这位姨夫呢,实际上是可有可无的,涉及金额不高,看王市长的面子呢,他觉得可以立案就终结。不过,最好还是让我跟王市长打个招唿。
这就好办了,王处长说的已经很明白了,只要王市长肯出面要人,检察院肯定不会给这位表姨夫立案了。挂了电话,看翠姨仍旧站在我面前,我突然想,要是跟她说的这麽简单,岂不是显得我太没能耐
更何况眼前这位熟女勾起了我这麽多回忆,哪能这麽容易就打发了她不过话说回来,翠姨这个姿势真的是很诱人,可惜看不到她的背面,不知道现在屁股翘不翘。
还是再回忆下那次去拉石头的事,我就站在我妈背后顶啊顶,我妈肯定也感觉出来了,在前面扭啊扭,想躲闪我,可是这一扭呢,又加深了我的刺激感,第一次射精,就这麽喷在老妈屁股上了。
翠姨开口问我的时候,我的目光还停留在她的胸脯上。我让她坐下,她就很听话地转身坐回去了,屁股果然够翘,比我妈的还要圆。我站起来接了杯水给翠姨,然后坐在她旁边的沙发上。
“ 唉,翠姨啊。我问了下,这事不好办呢。” 我将手中的烟掐死在那个金色烟灰缸里,低声地向她说。
“ 不好办哎呀,这几天那我可没少跑啊,又是送礼又是请客的。他们都答应的挺好,可是不用多久就打电话来说办不了。唉~” 翠姨软软着身子坐在沙发上,又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她说的这些所谓的“ 他们” 是什麽人,不过听她这口气肯定是一些小卒子而已,平时吹的挺勐,实际上啥事也干不成。我两手扶着头靠在沙发背上,继续打量着她。或许,人家当时答应她也和我一样呢,末了意淫她而已。
翠姨向我这边斜了斜身子,继续说:“ 他们当时都答应我能办的了,到你这你说不好办,看来你也挺实在的,是不好办还是办不了你跟姨说句实话,要是需要钱什麽的你可得直接性地跟我说啊。”
“ 哈哈,翠姨,你说的可真见外。跟你说实话吧,这个事啊,要办也简单,只是……” 我偷瞄着翠姨的下体说道。
“ 只是什麽哎呀,你跟你姨还用的着卖关子吗有啥说就行。” 翠姨一边说着,一边往我这边靠,隔着两个沙发的扶手,摇了下我的胳膊,而我的目光呢,也丝毫没离开过她的大腿和小腹。
又想起了往事。搬家后,学会了手淫,却远离了那些大妈婶子们,意淫的对象一下就少了,再加上那次和老妈的拖拉机激情,慢慢地就将老妈作爲我手淫的唯一幻想对象了。以后我就偷偷在爸妈的床上躺着手淫,想象着老妈屁股。
后来有一次,我拿着老妈的文胸连着手淫了两次,实在太累了,就在老妈的床上睡着了。后来感觉有人在摇我肩膀,就像翠姨这样轻轻摇一样。醒来之后看到老妈在恶狠狠地看着我,更爲尴尬的是发现我的下身是赤裸的,于是我便擡起屁股跑了。
就像“ 直接性地” 一样,好像翠姨是习惯性的,她的双腿又晃了起来,像是在勾引人,又像是在展示两腿的丰满。 知道最刺激的是什麽吗就是让你喜欢的女人看出你在意淫她。就像我喜欢某某同事,和她说话的时候,我就故意看着她的胸脯说,我就故意让你看出来我在意淫你。但是我就不说,你自个儿琢磨去吧。
“ 只是……这事担的责任挺大。上级纪委都介入了,搞不好,不但人弄不出来,还得搭上一批。” 我继续着我的挑逗性注视。
当然,我说的有点重了,你以爲政府真要廉洁办案吗黄局长那事我是大概知道的,这是王市长的事,王市长就要办他。 因爲啥当初王市长竞争市长的时候,有个副市长是他的竞争对手,被王市长挤兑走了,而这个黄局长正是那个人的亲信。你说,王市长能容忍这个定时炸弹吗就盼着抓他把柄呢。至于受牵累的那些人,只能做冤大头了。
“ 那……那,大凯,你说这事咋办才好呢我知道这肯定挺让你爲难,但是你可不能看着你姨家破人亡了啊。” 说着说着,翠姨竟然轻声抽泣起来。唉,女人啊,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招不好办啊,幸亏当时没去信访办。
“ 姨,哪有家破人亡那麽严重啊,哈哈,你想多了。这样吧,我尽量办吧,不过这事总不能让我给你下保证吧。” 我用手拍了拍翠姨的后背,算是安慰她了。总不能让一个女人在我办公室哭闹吧
翠姨听到这些后,竟然马上破涕爲笑了。又说起了马屁话,俺家大凯怎麽怎麽样之类的。不过她马上意识到了什麽,或许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下面,她下意识地往下拉了拉羊毛纱,然后低头看了看。
这又让我想起了往事。自从那次手淫被老妈发现,我老实了好一阵,不过老妈也从没找我谈过话什麽的。时间一长,我便又大胆起来,开始偷看老妈洗澡。
因爲房子是复式的,有上下三个洗手间,两个能洗澡。而门口那个厕所外面是个晾衣服的阳台,从厕所过不去,只能从餐厅一侧过去,但是厕所与阳台中间有个窗户。
当然,这个窗户是贴了窗花的,后来被我戳了个小洞。每次老爸晚上出去喝酒的时候,我就盼着老妈洗澡。渐渐地,我对老妈意淫的主战场转爲了这里。每次老妈洗澡时,我都会在一墙之隔的阳台上边欣赏边手淫。可以这麽说,老妈的里里外外我都是很清楚的,当然,里面的那些东西要说后话了。
老妈的阴毛不是很多,但是屁股丰满,小腹如同翠姨的一样,略微突出。我一边手淫,一边幻想老妈站着跟我在肏屄,让我抽插。
直到有一次,我脱光了裤子再偷看的时候,被老妈发现了。突然间窗户就被打开了,而那时我还正用手握着鸡巴做最后的沖刺。老妈一巴掌打在了我头上,精液也喷在了墙上。
我擡头一看,老妈正用浴巾遮着身子,看我注视她,她就使劲往下拉浴巾,可惜浴巾太小,遮住了下面就漏了上面,遮住了奶子,又漏了阴部。我再一次跑了,老妈也依然没有再提起。
奇怪了,我不承认我是情场老手,但对于应变能力和心理承受能力我还是自信的。按说这种情况我在平时早偷着乐了。但现在面对翠姨,我却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脸上觉得火辣辣的,右手也不自觉地放在自己裆部做个掩盖。
姜还是老的辣,翠姨的尴尬就在那几秒。马上她就又转移了话题,开始询问起我父母的情况来。不过不知是尴尬还是别的原因,她的双腿不再晃了,而是微微打开了一道缝,又露出了中间部位那三指的宽度来。
我也不好意思再一直注视,一边回答着她,一边偷偷瞄上几眼。尴尬的气氛就这麽继续着。
太尴尬了,咱再说点以前的。再后来呢,单纯偷看老妈就不再能满足我的情欲了,我开始看黄色书籍,那时网络还不是很发达,这样的精神盛宴还停留在这样那样的大大小小的书本上。现在想来,还是无纸化办公好啊,鼠标一点,想看什麽看什麽。
老爸比较忙,晚上经常回去很晚。那时候通信还不是很发达,老爸买了一个数字传唿机,晚上回来晚了,老妈就打电话唿他。但是数字传唿机得需要找电话回才行,有时可能找不到电话机,老爸就回不了。
老妈和我一般都是等到他回家后才睡。老妈背上有牛皮癣,不严重,就是皮肤有的地方发红,在老爸不在的时候,她就让我给她挠。当然,我那时只限于摸摸而已。一般都是老妈掀起衣服趴在沙发上,我坐在后面,除了能享受到视觉的沖击外,偶尔也能大着胆子摸摸老妈的屁股。
高中搬了家,到了城里,从此不再给老妈挠痒痒了。老妈找了一家工厂上班,早晨和我坐一路公交,那一路公交人很多,我家又正好在缐路中央,一般没座。
后来学着开始在车上顶妈妈,慢慢地形成了习惯,上车之后我肯定站在老妈后面。
冬天没事,夏天穿的少了就不敢了。后来还是大着胆子往上顶,妈妈的屁股很大,但是属于那种大而不耷拉的类型,显得屁股很宽,中间部位很空。老妈或许是碍于情面,从来没说过我,但是肯定能感觉出来。顶了她半年多,后来老妈厂子倒闭了。
大学之后,我很老实了,也找了女朋友,尝了性爱的滋味,对老妈基本没感觉了,甚至想想以前那些事很后悔。后来有一年家里人要到我上学的城市玩,去了好几个人,包了一个面包车。我领他们转了一天。下午,他们要回去,就把我送学校。由于人多,座位不够,老妈看我累的不轻,就让我先坐,她在我前面蹲一会,反正我一会儿就下。这样,我坐在最后一排,老妈蹲在我前面第二排的过道上。
? ? 以前的面包车不像现在的一样,像当时很流行的那个昌河,还有松花江,都很短的。老妈蹲在我前面,我就伸不开腿了。只能尽量屈着。后来一不小心,脚伸到了前面,夏天嘛,我穿着凉鞋,能清楚的感觉到老妈骑到了我脚面上。当时很兴奋,就一直这麽伸着,老妈也一直这麽骑着,直到我下车。这是第一次接触老妈下体。
思绪又飘了回来,翠姨喝了口水,我也又点了根烟。
“ 你啊,才多大,以后不能抽烟啊,抽烟对身体直接性地不好啊。” 翠姨端着水杯对我说,放下水杯的时候,两腿又分了下,慢慢地,她就成大字型正对着我了。
我感觉自己的鸡巴快要爆炸了,今天是怎麽了,今天早晨上班之前才和小紫做了的,怎麽这麽容易就兴奋了呢。
“ 啊啊,哈哈,工作压力大,抽根烟解乏,习惯了。” 我也放开了胆子,继续盯着她的双腿看,丝毫不在意她在看我哪里。
“ 那你现在面对你姨也感觉压力大吗哈哈。”
“ 哈哈,不大,哈哈。”
“ 对了,你抽什麽烟我这还有两盒呢,儒风泰山,都忘给你拿出来了。”说着就翻过身去翻她风衣的口袋。 我说不用的时候,她已经掏出来了。由于是背对着我斜坐着,我看到翠姨的羊毛衫很小,一弯腰就露出了半截白白的皮肤,里面好像穿的是紧身的黑色羊毛裤,很滑的那种,我喜欢。
我说不用客气我这里有,显然她不高兴了,立马拆开了,拿出一根来硬塞给了我,然后拿过我的打火机硬要给我点上。无奈之下,我只好掐灭了这根,接了过来。
“ 翠姨,这事啊,你也别太在意了,更不用跟我客套。刚才我也说了,这事要办啊,也不难办,这样吧,我尽力,我尽力吧。” 我弹了下烟灰,目光马上转移回翠姨那,只是这次,我看的是她的眼睛。
“ 嗯,大凯,俺可就直接性地靠你了。你那弟弟才上高中,以后才是花钱的时候,我一个娘们能干啥啊,可全靠你了啊。” 嘴上一边说着,两手放在了腿上,就像是用两手掰开的一样,大腿又分开了点。
我也很配合,边吐着烟圈,边注视着她两腿的表演,边回应她:“ 行,姨,你都这麽说了,我只能按你的话照办了。”
“ 咳咳。” 翠姨咳嗽了两声,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是在警告我,立刻把目光移开,又弹了下烟灰。
“ 没事,刚才吞了你一口烟。” 翠姨好像知道我想的什麽,像是在解释一样。
等我再转过头看她的时候,她的两手已经上移到了大腿根部。这个姿势,就像是日本的AV女优一样,掰着两腿亮骚。
“ 哦哦,算了,我不抽了。” 我敢肯定,这是在暗示我什麽了,我还怕什麽将右手移开,故意打了个哈欠,然后低头看看下面,下面早已成了小帐篷。
她能看不到只是她没任何反应。我半躺在沙发上,看到的却是她的双腿已经张开到了最大限度,两手来回在腿上搓着。好吧,既然这样,不如试探下吧。
我用手心隔着裤子揉了揉鸡巴,她仍然没什麽反应。我站起来,站在她面前,心想,这是你逃避我的最后机会了。你要是引开话题,我就走开,你要是再没反应,就是你默认了。
令我兴奋的是,翠姨仍然没说任何话,只是脸色潮红了一些,两眼直勾勾地看着我鼓起的裆部。好吧,我也感觉自己要爆发了。我转身走到了门前,然后回头看了下她。
翠姨很疑惑地站了起来,我一边回头看着她,一边伸手摸索到了门锁,然后“ 咔嚓” 一声,门上锁了。我慢慢走了过去,一直紧盯着她的下体。
还没走到跟前,我就看到翠姨在腰部摸索着什麽,原来是开始动手解腰带,等我一把搂住她的时候,她已经只剩下内裤了。我一边抱着她,一边摸索着她的下体。
“ 大凯,你要了我吧。姨给你……” 翠姨在我耳边哈着气说。这招往往是我用在老妈与老婆身上的,没想到被一个女人给调教了。我的裤子是她给脱下来的,等到我下体被脱光了,我把她推倒在了沙发上。
翠姨脸色更红了,自己将内裤脱去,我看到了她乌黑又茂密的阴毛,鼓鼓地阴阜,还有下面黑黑的阴唇,红红的屄口。“ 大凯,来吧,要了姨,姨好久没弄了。” 翠姨一边抚摸着自己的大腿,另一只手伸出来,拽我过去。
我捋了捋鸡巴,压在了她身上,然后对准她的骚屄,随着翠姨小声“ 啊” 地一声,我应声而入,等待一段时间之后,我开始体会起来,什麽感觉比老妈要松,这是我肏的除老妈之外的第二个中年女人,而且还是老妈的一个堂妹,感觉刺激。
“ 大凯,嗯,你的真大,没事,你肏吧。恩……你是俺见过的最大的。” 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的鸡巴又硬了三分。
“ 姨,你见过几个啊” 我开始缓慢抽插起来,别说,真动起来还真的别有洞天呢,虽说刚进来感觉有点松,但越往里越紧,感觉龟头陷在了一团肉泥里。莫非,她的阴道很短的缘故
“ 你都肏了俺了,俺就直接性地跟你说吧,好几个了,你姨夫能开起这厂子来,我的身子可没少帮忙。” 翠姨抱着我的后背,轻声说。
果然不出我所料,她开的不是厂子,是窑子,靠卖屄赚钱的。不过,我不鄙视她,这年头,不就这回事吗就像刘秘一样,不靠卖屄,她能当得了市长秘书
“ 哦……你的怎麽越往里越紧呢” 我不自觉呻吟起来,感觉里面好像有张小嘴一样,紧紧地吸允我的龟头。
“ 嘿嘿,是吧他们都这麽说。比你媳妇厉害吧嗯……你的这个鸡巴也真是够硬的,年轻的就是好啊!”
“ 嗯,比她强。哦……”
“ 那比你的情人呢怎麽样姨是不是里面紧”
“ 紧,比我肏过的都舒坦。” 我这可不是奉承,是实话。当然,我没情人,不过现在有点忘我了,她问什麽,我答什麽,完全没有经过大脑思考。
“ 那,比你妈呢”
“ 你的外面松,里面紧,我妈外面紧,里面……” 没等说完,我就意识到不对了。
“ 哈哈……” 她笑了起来。
我当时应该马上跟她解释下的,应该说听错了,以爲是问的我媳妇呢,不过那会儿大脑正缺氧,根本没转过弯来,我却说了句:“ 不是,不是,我真没有肏过我妈……”
天杀的女人! 我的大脑真在那一刻短路了,糗透了!
“ 哈哈,没事,你回答无效,改天我去问问你妈得了。我就说姐啊,你有没有被你儿子肏过啊我可是被他肏了,嗯……他的好大好硬呢……”
我不再回答什麽,这个女人不简单,我越是多说越不利,于是,只管加重了力度,直把她肏的不断地呻吟浪叫起来才住嘴。
不知道已经肏了多少下了,感觉翠姨的淫液已经流在了沙发上。坏了,沙发是布艺的,不好清理,我便让她起来,我在下面。
翠姨很配合,起来后媚眼如丝地看着我,看来这女人确实饥渴了。我没有搭理她,依着沙发靠背坐下,她两手把着自己的大腿内侧,待到我的鸡巴和她的淫屄对准了,便一屁股坐了下来,把我的鸡巴顶到了最里面,我操,里面好烫啊。
翠姨开始上下动起来,然后又坐我双腿上用腰部前后动,感觉太舒坦了。我的鸡巴好像进到了一个火炉里一样,特别是她前后动的时候,频率很快,鸡巴被掰弯了又捋直,没出几下,我就感觉难以把持了。
于是示意她放慢动作,好像她也感觉出了我要爆发,便趴在我身上不动了,等待我往上顶肏她。我的双手也没閑着,将她的羊毛衫拉起,从后面解开胸罩,奶子便露出来了。乳房很圆,奶头很大,我忍不住用手捏了捏,她便又受不了了,身子痉挛了几下,然后又快速在我鸡巴上磨了起来。
“ 别动了,再动,我可要射你了。” 我两手按住她的屁股,将她身子压弯,软软的奶子隔着我的衬衣压在我的胸脯上。
“ 射就射吧,嗯……姨还真希望你射进来,能射你妈,不能射我吗哈哈。”
我没有回应她,等到刚才那段快感过去了,我提起了她的屁股,让她半蹲在我身上,然后下身用力上挺,一次次地将鸡巴又送进了她的骚屄阴道内。
我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鸡巴缓慢插进去,又快速被她拔出来,像是在看自己的AV,又像是在观摩一场实战演习。每次鸡巴挺进的时候,她的小阴唇会被我带进她的阴道内,而拔出的时候,小阴唇又会恋恋不舍地紧紧含住我的鸡巴……正在纠缠不清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又响了,我只得让她下来,然后示意她趴在办公桌上,屁股真圆,很瓷实。使劲打了一巴掌,我从后面插了进去,然后接起了电话。
“ 喂,刘秘,好的,刚到是吧没问题,十一点之前我送过去,下午两点的会是不你问下王市长,办公室需要参加的是谁,好的。” 是刘秘的,刚和王市长从省城赶回来,跑官去了。
“ 嗯……憋死我了,我可想直接性地叫出来了。刚才是谁啊一个女的”
翠姨将上身紧紧贴在我办公桌上,将屁股高高翘起,迎接着我的插肏。
“ 嗯,王市长的秘书,这样深不深”
“ 嗯……深,都被你顶到头了。嗯……是你的情人吗”
“ 呵呵,还都是我的了,这是王市长的秘书,你说是谁的情人” 说完这话,我便将上身也压在了翠姨身上,然后用两手从她腋下穿过,勾住她的肩膀,下身在她的屁股后面很用力地研磨起来。
翠姨也不再说话,闭着眼睛,轻声呻吟着。搂着这麽个熟女肏着,真是舒服之极。没有少女的苗条,却有少女没有的丰腴,让你感觉整个人都陷在了肉的海洋中,让你不由得对着她骚屄里面的那团嫩肉发力。
不出几个回合,我就又受不了了。翠姨是老手,当然能感觉出来,她用一只之手从下面摸着我的阴囊,很温柔的抚摸。而我,则加重了力度,直把整个实木办公桌都撞得摇晃起来。
最后,在翠姨“ 嗯嗯呀呀” 的呻吟声中,我的所有精液都被她用手捋着射在了她的子宫中。在打了几个哆嗦之后,我的鸡巴仍然硬硬的插在她的小屄中,而我仍旧压在她的身上,唿吸着她的发香。
后来,两人都穿好了衣服。翠姨留了我的手机号码,说是过几天给我打电话问情况,我跟她说最近市里要换届选举,别让她着急,但是这事我肯定给她办,让她放心。
翠姨心满意足的跟我道别,我则重新坐回办公椅上,继续重新打印。临走时,翠姨回过头来又用手摸了摸我的大腿,然后转身走了。那意思好像要表达什麽……
? ? 我,现在坐在椅子上,还在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却发生了我意想不到的事。到底是我赚了还是翠姨赚了妈的,不想了,给老妈打个电话,中午回家吃。嗯我说的是吃饭,不要以爲我要干啥别瞎想哦!
转头一看,咦南瓜。我喊道:“ 姨,你的南瓜。”
远远地飘来一句话:“ 是你的南瓜......。”